yuher

练练笔练练手感,希望喜欢 :D

【楼诚】病容

关键词:一辈子   @楼诚深夜60分 


*童年小段子一发,最后算是勉强有扣题吧哈哈

*为了某场活动写来和某太太交换的,时间压力下写得稍微仓促了点,还望大家不嫌弃

--


春天的脚步邻近,正是乍暖还寒时节,早饭后明台缠着明诚陪他打羽毛球,后者视线飘移到明楼脸上,眨着乌亮的眼睛求救。

或许是幼时未受到足够的营养照料的影响,明诚到明家二年有余,身形体魄还是略输明台,说玩一块是好听,实则只有捡球的份。

明楼对那双湿润的眼没辙,答应加入战局,这会儿换明台嘟起嘴来了,跟大哥打他总是输的,小家伙灵机一动,说大姊一起来打吧,我们来二对二,明镜向来对么弟心软,半推半就也就答应了。

春光明媚,绿草如茵,姊弟四人在后院玩得不亦乐乎,小孩儿体温高,身体热呼呼的冒汗,吵着要喝冷饮,明镜拗不过他,差人准备。

明楼拿毛巾先擦满身汗的明诚,料峭春寒,风吹来一阵冷颤,自己先打了个喷嚏。

其实明楼起床便隐隐感到喉咙不适,忽冷忽热一折腾,冷饮下肚后不久,便干咳不断,到了中午嗓子暗哑,喉头刺痛,已是难以出声了。

明镜心疼,念他多大的人不懂照顾自己,午饭后医生来过一趟,让他服点药缓解症状,嘱咐他多加休息,当前只是前期病征,晚些时候或许会发烧。

医生所言不假,明楼上床歇息后不久,体温逐渐攀升,头一阵一阵钝钝地疼,明明肌肤是烫人的热度,人却直打冷颤,辗转难眠。

他的身体疲倦不已,感官异常灵敏,细微的声响都会引起脑袋刺疼,幸而昨日里明镜便说好要带小家伙们去逛百货公司,当时明楼征状尚轻,教他们别顾忌自己,挥挥手让司机载他们好好去逛逛。

厨房阿姨为他煮了白粥和姜汤,明楼没胃口,让她先搁着,待阿姨外出张罗晚餐食材,明公馆内才是真正寂静下来。

忽然房门口一阵窸窸窣窣,明楼认出那轻巧的脚步声,忍着不适下床开门一看,果然见到的是明诚,小孩儿不知为何没有跟去逛街,而是端着热水犹豫地在门外踱步。

明楼满脸病容,发丝散乱,双颊因高烧而泛红,明诚担忧地催促他去床上躺着,三两下人就被棉被给盖得结结实实。

一来是因为喉咙疼,二来是怕口沫传染,他示意明诚自己无法说话,比手画脚问他怎么没出门。

明诚说,他不放心大哥,就想留下来,大姊说也好,明楼爱逞强,还要劳烦你看着点。

话说完,他伸手探探明楼的额,被手掌下的高温吓了一跳,脸色一变,急忙转身往书房外头跑去,门外一阵乒乒乓乓,而后他拿着托盘,端了食物和药回来。

明楼依旧没胃口,那双黑眸执拗地望着他,声音里透着点委屈,说医生嘱咐发烧要赶快补吃药的。

明诚搬了张椅子在他床边坐下,像是准备长期抗战,明楼轻叹一口气,怎么搞得好像自己是个闹别扭的小孩,他接过托盘,缓缓把食物咽下胃里。

端坐在一旁的小孩儿有心事,看着他进食的那双眼里藏不住情绪,湿润又晦暗,如阴雨绵绵的季节,明楼对上他的目光,抬抬眉问他怎么了。

明诚的视线在明楼脸上和绞紧的手指间游移,他大哥的神情略带疲惫,五官线条柔和,平时总是能言善道的,现在却因为生病而只是静待回答。

半晌,他紧抿的唇终于开启,明楼意料外的是,他出口的第一句话是道歉。

明诚就说,他昨晚做了个噩梦,惊醒后发现原先好端端盖在两人身上的被子,全被自己给卷在身上了,害大哥生病是阿诚不好。

想起梦境内容,圆滚滚的黑瞳又湿润了起来,他说他梦到大哥大姐明台都病了,他跑去好冷的地方采草药,忽然被一只大蛇追,一直跑一直跑还是被抓住了,缠得紧紧的,像是整个人都要碎了。

天马行空的梦是假的,惶恐未定却是真的,明楼好气又好笑,大掌一伸,拍拍小脑袋以示安慰,明诚嘟哝大哥你要赶快好起来。

向来明诚才是常生病的那个,现在立场互换,明楼被人盯着乖乖服药,被拿湿毛巾擦脸,被催促着入睡,心中百感交集,离眼前这小家伙长大的那天是越来越近了。

病中的明楼睡得不安稳,意识载沉载浮,部分是身体不适影响,部分是动也不动坐得笔挺挺的小家伙的缘故,明诚的目光直直落在他脸上,曈里参杂焦躁与担忧,手中紧握的那条毛巾已经被掌心温热。

明楼是明白他的心情的,看着眼前的人受苦,却束手无策,只能守在一旁,陪伴他度过苦与痛,小孩子容易生病,多少个夜晚皆是如此。

毕竟还是个孩子,明楼不愿他承受这般折磨,人已是自责不已,教他离开书房也不妥当,左思右想,最终他指指书柜,示意明诚挑本书读给他听,又拍拍床侧的空位叫他过来。

明诚盘腿坐在床上,捧著书低目垂睫,念得专注又认真,他认识的字不够多,挑了本唐诗集,看不懂的部分还能靠背诵。

小孩子还没到青春期,嗓音清亮,明楼阖眼,浮沉在朗诵的声韵中,脑中的钝疼似乎也不那么恼人了。

不知道过了多久,明楼从安详的睡梦中醒来,额上一层薄汗,烧是逐渐消退了,房里头寂静,隐隐传来平稳的呼吸声,转头一看,明诚抱著书睡着了。

自从小孩儿被带回明家的那天起,就只有在他床上才睡得安稳,明楼轻笑,小心翼翼抽走他怀里的书,掀开棉被一角,把人裹进被窝里。

未来有一天,明诚会独立自主,会过上美好光明的充实人生,或许会离开明家,或许会拥有自己的家庭。

又或许,在他又老又病的时候,松垂眼皮也无法掩盖的那双清亮黑眸,也会如今日般,伴随他进入梦乡。



评论(2)

热度(6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