yuher

练练笔练练手感,希望喜欢 :D

【楼诚】日常小段子 – 烟


关键词:抑郁症与星辰   @楼诚深夜60分 


应该算强硬扣题,只是想写写闹脾气的阿诚

--

黑色轿车静静地伫立在街角,明楼一袭深色大衣,从明亮处走来,走得不疾不徐,皮鞋叩叩叩地敲击路面,身后宅邸富丽堂皇,灯火通明。

明诚倾斜着身子,交叉着修长的双腿,随兴地倚在车门旁,双唇松松地含着一根烟,舌尖上下逗弄着滤嘴,灰烬如细雪般纷落而下。

脚步声渐近,他头也不回,仰着脸凝望着无垠的黑夜。

“怎么又想起来抽烟了?”明长官停在他的秘书身旁,声音里带着和煦的笑意。

“赏月。”明诚回的冷淡,宛如寒冬里的清泉。

明楼仰起头,天空万里无云,孤星点点,在浓黑的夜幕里闪烁得这么无力,视线移回如冰雕刻出来的侧脸,他挑了挑眉:“今日是新月。”

“配烟正好。”

明诚抽出插在大衣口袋内的手,指腹轻扶烟身,弓形的上唇微微抿起,缓慢地深吸气,烟头火光骤亮,又落了几撮灰烬。

明楼的目光跌落进颊上微微凹陷的那块阴影,滤嘴离唇,烟雾悠悠地从缝隙逃离,颊上迷人的暗影刚消逝,明长官的视线又被锁进唇间的幽暗里。

往明诚的方向靠了一步,并肩相依,明楼嗅到他身上刺鼻的烟味,不愠不火,只是轻笑:“被大姊知道,又得挨鞭子。”

明诚一脸不以为然,斜睨他一眼,鼻息轻哼:“彼此彼此。”

明长官身上的香水味跋扈张扬,远比汽车后座残存的浓烈,明诚闭着眼睛都能想象那画面,浓密的睫毛轻扇,红润的朱唇骄纵的噘起,胭脂的香气沾染,便是狂风也吹不散。

明诚连吸了好几口烟,火苗攀爬,忽明忽暗,像只贪婪的火蛇,吞噬苍白的烟身。

火光即将烧上挟着烟的指节时,明楼伸手摘掉那支烟,狠狠地吸了一大口,像是不满意那味道般蹙起了眉,指尖捻灭烟头那簇火苗。

明诚从大衣口袋里摸出一颗糖,撕开包装推进嘴里,心疼地看着明楼那副昂贵的皮革手套沾满了烟灰,兴许还烧出了痕迹。

舌尖拨弄圆糖撞击齿间,喀喀作响,面对明长官递来的手,明诚把糖推到腮帮子间,在颊上鼓起圆圆一丸,张口便泄露满嘴薄荷清香:“最后一颗。”

明长官左手撑上车顶,向前一步逼近,扬了扬眉,对这回答不甚满意。

由于倾斜着身体,明诚低人一节,不畏惧压迫地回望,他的喉结轻滚,咽了一口口水:“没了就是没了。”

这接近于一个邀请,明楼直直盯着他,像是掠食者盯上猎物,咬着指尖脱掉右手的手套。

“做什、”明诚脑内警铃大作,话还没说完,口内便被两只手指霸道地探入,他反射性地向后闪躲,后颈顶上皮革柔软坚韧的触感 ,明楼的另一只手早已覆上他的后脑截断退路。

他撞进明楼漆黑的眸里,一瞬间像是在大海里迷途,愣愣地任由手指在嘴里胡来,那几乎是烙印在脑海里的顺从,粗糙的指腹擦过舌面,引起背脊一阵颤栗。

待他回过神来,口中那颗薄荷糖已经不翼而飞。

“明大长官抢人糖吃,象话吗?”明诚无奈的声音里有些狼狈。

嘴里散发着薄荷的凉意,始作俑者倒是连眉眼都带着笑意:“我的秘书吝涩,一口糖都不给。”

“工作项目里可没明列这一项。”冷淡地瞥了他一眼,明诚自顾自开启车门坐进驾驶座。

明楼坐入车内,忽略他的话中有话,倾身在他耳畔道:“能觉察出长官心思的方是人才。”

明诚按捺不动,温热的鼻息一阵阵侵袭耳际,他终究自暴自弃地阖上眼,转身向后迎上那个吻,短短一瞬,唇舌相缠。

“如你。”后视镜里目光对视,明长官舒适地靠在椅背上冲他笑了笑。

“油嘴滑舌。”明诚一口咬碎圆糖,发动引擎,踩下油门驶进夜色里。


--


评论(8)

热度(5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