yuher

练练笔练练手感,希望喜欢 :D

【楼诚】日常小段子 – 风景画

明台视角日常小段子一发,有一点巴黎时期的私设。

 

--

明台觉得这幅画或许是阿诚唯一从巴黎寄回来的作品。

在巴黎他们三兄弟同住的时期,阿诚从学生公寓搬过来的家当里少不了大大小小的画作,画有城市街景,画有大学校园,生活里的喧嚣点点滴滴封进了画布里,成了都市里宁谧恬静的一块风景。

自从他们住进了塞纳河左岸的公寓,或许是生活忙碌了无暇到远方写生,或许是公寓坐落的位置景色太迷人,阿诚的画清一色是河畔风光。

而明台眼前的这幅画,笔直的河流占据画面一半的空间,从画布左下方延伸至中央水平的桥梁,旁侧一栋栋奥斯曼式建筑,摇摇幌幌倒映水面,这样的景色无疑地正是塞纳河畔的一角。

阿诚一直以来对风景画情有独钟,明台还记得每次去博物馆看画,若是跟在阿诚身旁总是会在风景画区耗上大半时间。

某次他看得不耐烦,调侃了一句,“喜欢就让大哥给你买一幅吧。”

“看画是欣赏,挂在家要有感情的。”阿诚一本正经地解释。

“没感情你看这么久做什么?”

阿诚冲他笑了笑,不冷不热地道:“欣赏。”

那个口吻全然就是把他当成孩子,明台不以为然地努努嘴,如今面前这幅“挂在家里的”倒是也看不出有什么特别的名堂。

纯以欣赏的角度来说,这画的笔触精致细腻,色彩看似单调实则细节丰富。

不同色阶的暗色调层层迭迭勾勒出夜晚的巴黎,而一道金澄的光芒揭开夜里沉闷的暗纱,温暖地照亮天空,柔和地洒落河面,看起来神圣又虔诚──那是破晓的曙光。

其实在巴黎的日子里,他鲜少见过阿诚作画,每隔一段间隔墙角的画作便会增加,他知道阿诚起的早,此刻才发觉比料想中早得多。

那些需要早起赶课的日子里,阿诚总会敲响他的房门,待他穿着睡衣睡眼惺忪坐到餐桌前,明楼已整装完毕阅读晨报,镜片氲着咖啡的热气,念他的衣着没规没矩,而他们都等着即将端上的那份早点。

偶尔他会在阿诚经过身侧端放盘子扬起的气流中,闻到淡淡的松节油的味道。

明台不擅于作画,但从小接受的艺术熏陶不少,阿诚的画看得多了,他认为这幅称得上是其中的颠峰之作。

令他不解的是,即便不同于其他堆积着巴黎尘埃的作品,这画好端端地被挂了起来, 摆放的位置却不如《家园》,在客厅墙上,入门即见,坦荡透明──这幅画挂在门锁之后,在隐晦一角,在明楼书房里。

要不是他找着午茶时间钻了个空,趁阿香不注意潜进来,这幅画不知道有没有拨云见日的一天。

端详着画面的桥梁,他啜了一口手中的茶,下一秒却抑制着不要喷出来,硬吞下的液体呛得他眼角咳出泪水,一半的原因是茶冷了,另一半是因为脑内一闪而过的念头。

怎么会没有想起来呢,画中的人行道他踩踏过无数次,多少个午后在摇晃着树荫的长椅上,喝着外带咖啡看夕阳落下,熟悉不过的景色──只是视角转向了,视野拉远了,时间提早了。

那分明是巴黎公寓内,明楼卧房床侧,那扇窗望出去的风景。

 

--

 

总觉得写个小明大侦探系列,明台发现的100个瞬间什么的应该会很有趣


评论(22)

热度(10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