yuher

练练笔练练手感,希望喜欢 :D

【楼诚】日常小段子 – 做饭

关键词:刀子与糖

 

OOC是我的,刀子是做饭用的,糖是来撒的

--

 

明楼还记得明诚初次独自掌厨的光景。

那年明诚还在上海念书,学术研究告一段落的明楼自国外归来,正好值家中佣人返乡的时期,时常协助备菜的明诚自告奋勇张罗晚餐,其实本可一家子上个馆子吃吃便罢,顾及着厨房内忙东忙西的身影,提议终究是吞回了肚里。

即便从午后便开始作业,端齐最后一道菜时早已过了平时晚饭的时程,出菜的间隔过长也导致先前上桌的凉了大半,叶菜类软烂不脆,肉类火侯掌控不佳,可幸的是调味尚可。

明楼对此是不意外的,从旁协助和独立作业毕竟是两回事,更甭论明诚开出过于丰盛的菜单。

明镜善意地鼓励,明台老实地批评,他只说了句人贵有自知之明,听者意识到过于自负,当场垂眼羞红了脸。

时过境迁,对比当时的手忙脚乱,如今在厨房内忙碌的明诚,倒有些在外头办事的狠劲。

尚未出声,明诚眼角余光察觉他到来,停下手边剁鸡肉的动作唤了声大哥,多年过去,这声唤喊里总是夹杂着不变的热切。

“大姐刚刚来电,说是处理事情晚了,晚饭在外头吃。”

这几日阿香告假,做饭的担子自然而然落在明诚肩上,明楼半是欣慰半是心疼,欣慰的是他有心,四菜一汤不马虎,心疼的是成天繁忙公务后还得张罗家务。

他补充道:“今晚明台也聚餐去了 ,就我们两个,简单用用就好。”

“知道了。”幸亏尚于备料阶段,明诚转着眼珠子在食材间游移,思考菜色的删减。

明楼甚少进出厨房,不自觉倚在门口多盯了两眼,明诚正在将砧板上的肉条切成丁,行云流水的刀法和他侧身挺直的背脊一样优美,合身剪裁的衬衫在腰间拉出紧绷的线条,像是感知到他的视线,腰身的主人突然回过身。

一抬眼,对上的眸子里透着不怀好意的光,明诚嘴角噙着笑,轻抛出手中物品,扬起下巴示意一旁的砧板,反射性地接住后定眼一看,是颗洋葱 。

明楼不禁失笑:“真会使唤你大哥啊。”

“在厨房,我还是说了算的。”明诚假意板起脸,勾人的眼里带着七分揶揄三分认真。

本就没打算推拖,却在言语上被将了一军,那略带狂妄的笑容煞是好看,明楼一时语塞。

“果真学坏了。”感叹的语调里夹杂着几分自豪。

身旁那人挽起袖子喀一声切掉蒂头,明诚自知得了便宜,没再继续耍嘴皮,敛起嘴角又变回温顺的模样,抓了一把荠菜仔细洗净,去莠存良。

在细细的水流声下,伴随的是刀刃落在砧板上的声响,拣选完菜叶,明诚敏锐地察觉规律的钝音有些改变,侧头撇了一眼,擦干双手凑了过去。

明楼随意撩起的袖子随着动作起伏滑落至手腕,避免沾污他提起脕部以格外费劲的姿势使力,明诚朝他靠来,对视后不约而同地把视线移至袖口,他笑着摊出双臂。

解开白色衬衫的袖扣,明诚的指节擦拂过袖口内肌理分明的线条 ,一层层折起衣袖,揭露包覆在其之下的精实前臂。

明诚垂着头确认袖子卡得稳妥,上方传来吸鼻子的声音,抬眼见一向沉着稳重的明楼被洋葱熏红了眼,看起来像是受了几分委屈,想想自己正是始作俑者不敢明目张胆地讪笑,拐着弯说了句:“大哥,黏膜是锻炼不了的。”

“是锻炼不了,但可以习惯。”这点玩笑明楼不在意,稳妥地继续切丝,话中倒是带着说教的意味,“初次总是难受些。”

说者无意听者有心,一旁正要打蛋的明诚联想到其他方面,施力不当碎了半颗蛋进碗里,慌乱地挑起散碎的蛋壳,脸上倏忽即逝的羞赧 ,明楼只消一瞬意识便了然。

“想什么呢。”他调侃道。

“接着切这个。” 明诚自知心思被看透,耳根一热,胡乱抓了几根辣椒塞进明楼手心。

“专让我切辛料,白宠你了。”

接过明楼递过来的砧板,将洋葱丝泡进水里去辛味,略为冲洗砧板后递了回去,明诚笑得无辜:“正是您宠出来的。”

掌中的辣椒干扁粗糙,没有红润的光泽,明楼将其剖半,指尖沾了些白色籽尝味,“这辣椒不辣。”

“我试试。”明诚朝他贴近,一把握住他的手腕,朱唇微张包覆住指节,湿润柔软的舌面倏地刷过指腹,含得他措手不及。

指尖还残留着湿濡的温热,罪魁祸首一脸没事退到旁切着豆腐,云淡风轻地说:“真不太辣。”

明楼万般无奈地叹息,这人是越来越没规矩。

“阿诚。”平稳的唤喊里听不出情绪,明诚停下手边的作业回过身,直直地对上漆黑不见底的瞳里,踉跄地退了一步,臀部撞上桌缘,明楼的双臂禁锢了他,倾身吻上他的唇。

那舌霸道地入侵,缱绻与之交缠,味蕾热辣辣地酥麻,一只手覆上他的臀,由下而上沿着背脊轻点爬升,他没办法控制地颤栗,温暖的掌心扣住后颈,施力拉近了唇间的距离。

燥热自体内深处窜出,他只觉得难耐,顾不得手上的残污,伸手揽住腰际把自己贴了过去,温热的躯体相迭,融入醉人的热潮中。

一旁的炉子上水滚了,哔哔啵啵地冒泡,明诚瞬即收回双手,压低声线,故作冷静地说:“大哥,这饭是还做不做?”

明楼见他一脸拿不定主意的仓皇不禁莞尔,定定地看着他,话回得字字坚定又理所当然。

“厨房内你说了算。”

 

--

如果有人好奇,晚餐菜色是宫保鸡丁、洋葱炒蛋还有荠菜豆腐羹(没人想知道


评论(20)

热度(4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