yuher

练练笔练练手感,希望喜欢 :D

【楼诚】日常小段子 – 乘车

关键词:车内

 

翻了个骨董级的关键词出来练练手感~

--

今天的明诚有些异常。

在自家黑色轿车后座,结束一天繁忙公务的明长官阖着眼,未戴手套的指尖轻揉着微蹙的眉心,如此想道。

平时温良恭俭的明诚,只有在开车时才能窥探得出富家少爷脾气,他一向对挡在车前的行人没有太多的耐心,远远的就以高傲跋扈的喇叭声宣示路权,特别是心烦意乱时更是如此,而此时驶离市政厅已有一段距离,明诚不仅未碰触过喇叭,还耐心地等待一对嬉闹的情侣过马路。

明楼随着平稳寂静的行车轻晃着 ,车内一平方米的空间,像是平静无波湖面上的小船,安稳地悠悠地划破清澈的湖面,留下一道道令人费解的涟漪。

明长官顺着思绪往回摸索,最先忆起的是明秘书灼热的视线,在午后枯燥乏闷的三方经济会议中,静候他的口语指示,细觉他的眉目暗示,烧灼得心底最脆弱柔软的地方发痒,一如往常。

延着记忆持续爬升,是明诚几乎令人无法察觉的细微一颤,在明楼为他抚平凌乱的衣领后,在午间经济会议前的开幕餐会闭幕,场外的抗议者指着他大骂汉奸,他的明秘书迅速利落地制服意图对他动粗的民众后。

如此轻微的肌肉紧绷,似记忆这细在线系起的小结,轻捻过不扎手却令人无法不在意。

明楼承认他是靠得近了些,近到可以看到泛红肌肤下青色脉路,能够感受呼气的炙热鼻息,可他的阿诚是如此自律之人,此般碰触本就习常地散落在相处间。

然后他明白了,餐会酒精的催化,打斗后肾上腺素的激昂,区近一个月未行事的难耐里,瞬间涌上的躁动与欲望化为一颤已然是明诚最大的自制。

车速减缓时,明诚坦然地透过后照镜望着他,即使对上眼也不闪躲,他的贪婪内敛成露骨的视线,这车程便是漫长的前戏。

明楼想着,或许就在今夜,他的秘书是否会在脑内撷取此刻的片段,缓慢而粗暴地抚慰欲望,他开始忌妒那双手,或是明诚脑内的那个自己。

阿诚,专心开车。出口的声音比预想中暗哑;是,大哥。回复的嗓音带着黏腻。


黑色轿车弧形驶进明公馆,明诚熄火离席,绕过车头到侧边开启后座车门,见明长官没有起身的意思,他弯身探头进去疑惑地喊了一声大哥,倏地被一个力道拉得踉跄,明楼的气味扑天盖地地涌上,擒住了他的唇 。

理智上反应过来前双唇已习惯性地响应,明楼抓着他的领口,温暖湿润的舌尖润泽他干燥的唇办,像一股岩浆冲往下身敏感的部位,他不甘示弱地回应,温热厚重的鼻息交迭。

大哥,大姐等着咱俩开饭。明诚抓了喘息的空档抽开身,眨眼间便收拾好整脸欲望的痕迹。

熄灯后过来。明楼从后座起身,费了一番劲压制把人带进书房的冲动。

真沉不住气。明诚轻笑,慢条斯理地整理皱去的衣领,碰一声关上车门。


--



评论(7)

热度(5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