yuher

练练笔练练手感,希望喜欢 :D

【楼诚】日常小段子 - 汤

关键词:肉

这个关键词一写写了三天,似乎也有点偏离关键,不管了,大家凑合着看吧~

--

冬日的早晨,精准的生理时钟唤醒明诚,尚未睁眼他便感到浓烈的倦怠感袭来,他缓慢地起身,感到一阵晕眩,冷冽的空气刺痛了他的肌肤,他想自己八成是病了,额上的高温证实他的怀疑。

明诚拿着两颗药丸路过大厅进到厨房时,阿香正在准备早点,他配了半杯水吞下药丸,想着空腹吃药会胃疼,在厨房内绕了一圈,翻弄着早晨购入的食材,拿了块吐司,又挑了几根猪大骨吩咐阿香熬了 。

明诚靠在明楼房门外小口嚼着吐司,直到听见里头传出些动静,他配水咽下口中的食物后敲了敲门。

“病了?”明楼从他双颊不正常的潮红看出端倪。

“没什么大碍,药吃了。” 他晃晃手中的空杯子,顿了顿后说:“今早预定要载大姊去办事。”

“去睡吧。”明楼探探他的额温,抽走他手里的杯子,赶他上楼。

 

明诚在脑内一片嗡嗡作响中睡去,在祥和的宁静中醒来,额上不知何时放上的毛巾沾染了体温已经温热,他喝掉床边的水,换掉汗湿的衣物,看了看表已经过了中午。

大厅内空荡荡的,厨房内阿香帮他热了些中午的饭菜,告知他大少爷载大小姐出门,小少爷用过午膳后也出门,汤熬了在炉子上,便打扫去了。

明诚用完膳后,套上围裙 ,打开炉上的汤,汤头已经呈现漂亮的乳白色,他仔细滤掉大骨捞去杂质,另外起火烧两锅水。一锅入酒入肉焯水,一锅煮滚退热。

他锐利的刀尖滑过烫后的金华火腿和五花肉,切豆腐般地迅速又优雅,等宽等厚分毫不差。大段切了青葱,和肉块及高汤一并放入砂锅内上盖小火慢炖。

他挑了几颗饱满的冬笋,拨去厚壳,里头是鹅黄的笋皮;切去硬根,留下柔嫩的笋身;滚刀切块,尖端微弯的笋肉成了不规则的块状,有圆弧也有棱角 。

明诚刀使得好,他在外使,在家也使;前者面无表情,后者情柔似水。

他打开砂锅,捞起煮褐的葱段,放入笋肉 ,白浊的汤上浮一层油,笋子吸了油才会顺口。

最难处理的是百页结,一迭百页放进温水里,泡水后的百页易破,可入口后柔软;长条状的百页切成三段,长度短不好使力,可打出的结小巧。

明诚手的动作轻柔迅速,一片片折起薄薄的百页打结,松松的不紧,却牢牢系成结。

当他把百页结放进砂锅时,阿香走进厨房正要准备晚膳,她凑上前看了那锅汤,笑道:“啊,是腌笃鲜,这样晚餐可丰盛了。”

明诚洗了一把青江菜,处理好放在碟子上,吩咐阿香上菜前加进去。

 

傍晚,明楼载着明镜返家,大厅内片寻不着明诚的身影,推开房门便见他在整理衣柜,明诚热切地唤了大哥迎上前接过大衣,身上带着皂香。

“没事了?”明楼呼口气暖了暖手,手背贴上他的额头。

“没事了。”

明诚转身将大衣挂进衣柜,抬手时瞄了一下表,说要去给大哥泡杯茶,当他端着两杯茶回来时,明楼撇见他唇间一抹油光,揶揄道:“ 偷吃。”

 

明家的晚餐在明台坐定位后开始,明楼见明镜瞧了瞧明诚,又瞧了瞧自己,神色有异,连忙赶在她开口前抢先道:“ 大姊,您早上念过的事我的记着呢,我这个当长官的办事不力才会让阿诚病了,我先添碗汤给他补补。”

“知道就好。”明镜听了满意,略为警示地瞪了他一眼,吩咐阿香把汤端上来。

砂锅一开盖便香味四溢,白浊的汤里绿叶点缀,深红色的火腿和浅色的五花肉相间,圆润的冬笋和小巧的百页结并列,色泽宜人,一口适宜 。

明楼一看便蹙起了眉 ,汤盛了,顾不得烫喝了一大口,那口汤热,烧得明楼五脏六腑都暖了。

“阿诚,谁让你进厨房折腾去了?”他的眼神扫向明诚,声音里却没半点责备。

“要不您别喝。”明诚接过汤碗,嘴角藏不住的笑意全收进明楼眼底。


--

谢谢阅读~

评论(3)

热度(77)